• <tbody id="ymvrq"></tbody>
  • <button id="ymvrq"></button>
  • <th id="ymvrq"></th>

  • <th id="ymvrq"><pre id="ymvrq"><sup id="ymvrq"></sup></pre></th>
      <tbody id="ymvrq"></tbody>
      <th id="ymvrq"></th>
      <rp id="ymvrq"><object id="ymvrq"><blockquote id="ymvrq"></blockquote></object></rp>
    1. <th id="ymvrq"></th>
      歡迎光臨長春宏儒紙箱包裝廠網站!
      服務熱線

      15764367771

    2. -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 -

      15764367771

      分工深化造成的危機傳遞效應非常明顯。如果一個國家或地區在工業布局中對大型企業和外資企業的關注過多,就會過度追求高科技企業,而忽視了企業集群的生態效應和創造的商業環境。在發生大規模危機的情況下,該行業的脆弱性將被暴露出來,其影響將更大。


      長春外貿紙箱
       

      疫情令外貿生產企業遭受來自供需兩側的沖擊

       

       曾先生是一家外貿服裝生產公司的創始人??蛻糁饕跉W美市場。主要客戶在美國,平均年銷售額為4000萬至5000萬美元。在前一時期,由于新冠狀肺炎在中國的流行,外國客戶擔心他們的公司不能按時生產,也無法保證交貨。訂單轉到了亞洲其他國家,甚至訂單也撤回了東南亞。對于已經投入生產的產品,客戶不斷跟蹤和敦促加快生產速度,準時交貨,并說到何時做好,何時發貨,甚至秋季和冬季產品,他們都急著趕。因為客戶預測市場將嚴重缺貨,所以銷售絕對不會有問題。

       

       曾先生本人自然很著急。幸運的是,國內流行病得到了有效控制,國家大力支持恢復生產。他的企業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回應,希望充分利用這種力量來彌補由流行病引起的延誤。因此,一旦恢復了生產工廠,它就會努力在白天和晚上加班以趕上最后期限。

       

       但是,曾先生很快發現事情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我遇到的第一件事是員工短缺,因為農民工返回工廠時必須隔離14天,而當地員工遠不能滿足生產需求。后來發現,許多下游企業尚未恢復工作。布料配件在工人到達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他們可以開始生產,產品也出來了,但是塑料袋工廠和紙箱工廠沒有恢復工作。產品無法包裝,也無法安排裝運。

       

      更糟糕的是,3月份疫情開始在歐美國家大范圍蔓延,歐洲不用說,一些國家封關30天,商店關門,大量訂單開始取消;貨到港口的,也不提貨,沒付款的則原單退回。原以為美國會好一點,客戶開始只是讓工廠梳理訂單,準備對已下單的產品縮減數量,對季節性的單子,開始取消訂單。而今隨著疫情惡化,特別紐約變成重災區后,客戶預判市場沒有半年不可能復蘇,大量訂單被取消。連亞馬遜這樣的大型網上商場也要封倉30天。

       

      如此一來,曾先生這邊已經堆起了超過2000萬元的庫存,而上游的織造、印染廠也怕風險轉嫁到自己身上,倒逼他要全額付款,或用個人名譽擔保才愿意生產原料或發貨。廠房租金、銀行利息、工人工資等一大筆的開銷還在等著他。

       

      曾先生面對的正是時下很多外貿生產企業的真實處境,大量外貿類企業正面臨供應鏈壓迫和市場需求萎縮的雙重沖擊。此前已有報道,全球最大制鞋企業臺灣寶成集團位于東莞的裕元鞋廠、玩具制造商泛達玩具、知名品牌耳機制造商佳禾電子等皆因這次疫情影響而出現嚴重狀況。東莞作為中國重要的外貿生產地,非常具有代表性。宏觀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1~2月中國紡織紗線、織物及制品出口同比下降19.9%,中國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同比下降20.0%。對美、歐、日三大出口市場的整體出口數據分別下降了27.7%、18.4%、24.5%。由于歐美疫情暴發,3月份數據顯然更加不容樂觀。

       

      企業及其領導者能做什么?

       

      疫情的全球流行使得所有企業都被置于不確定性非常高的經營環境中,即經營環境的穩定性很低而復雜性顯著提高。對中國企業而言,可以說是自改革開放以來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一次真正的危機。面對這樣一個突如其來的“黑天鵝”事件,幾乎此前所有的經驗都不再具有決策參考價值。盡管如此,還是有一些值得企業經營者相互借鑒的做法。

       

      首先,對于生產設備專有化程度低的企業,可以盡快開展小規模、適當的技術和工藝革新,從而實現適度的轉產自救。轉產的方向大致可以分為兩個:一是像目前許多企業已經在做的那樣,盡快轉產到一些需求量很大的防疫用品上,如口罩、防護服和呼吸機產品及其所在產業鏈的上下游,外貿紡織、服裝類企業和機械制造企業在這方面應該具有一定靈活性;除此之外,人們日常生活所必需的居家生活用品,也是可以考慮轉產的方向。

       

      另外一個,就是從外向型生產企業轉向內向型,將企業調整、轉產為供給國內市場為主。當然,有條件的企業可以盡快通過調整營銷渠道的方式,至少部分實現外銷產品的內銷化,盡管由于生產標準、規格和價格等因素,調整起來可能存在一定困難,但是,假如伴之以適當的工藝和技術改進,應不失為一條可能的路。

       

      長期來看,能否實現靈活轉產,考驗的是企業的制造韌性,恐怕也是在不確定環境中,一家有競爭力的企業需要注重建立的一種動態能力。一直以來,隨著企業對效率的極力追求,產業鏈上的分工日益深化,這種分工深化又隨著全球化推進,幾乎在空間上遍布世界各國。好處是大大提高了全球生產效率,但壞處則是可能導致連一個小小的口罩生產,都離不開全球或區域協作,使得各國之間的生產相互間出現深度依賴。這種深度依賴,在確定環境中,甚至局部不確定環境中問題還不大,一旦發生像新冠肺炎這樣的全球性事件,產業深度依賴的弊端就顯現出來了。關于這一點,相信疫情之后各國政、商、學等各界一定會深入反思,調整也是必需的,建議國內企業務必抓住先機,先行先試,做到預而不廢。為此,方可轉危為機。

       

      其次,要真正向管理要效益,像德國和日本企業那樣進行精細化管理,扎扎實實提高內部管理水平,同時盡量過緊日子。從目前國內企業,特別是中小民營企業的管理現狀來看,盡管經過幾十年的學習和實踐,普遍的管理能力和管理水平都有了很大提高,特別是現代管理理念已經深入人心,但坦率地說,大部分企業的管理水平還是比較初級和粗放的,通過管理提升績效的空間還比較大。因此,為了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企業至少還可以從兩個方面入手。

       

      一是,在市場方面,更加重視并提升供應鏈管理能力和管理水平,更加重視并提升客戶關系管理能力和管理水平,對上下游關聯企業和客戶進行認真分類梳理,更進一步了解對方,多與對方溝通,分級分類共同商討解決方案,共克時艱。同時,在可能的情況下,嘗試通過信息化建設,加強線上工作的能力,拓展線上工作的空間。

       

      二是,對企業內部的生產流程和管理流程進行必要的梳理,進一步優化生產和管理流程,找到可以降低企業成本的一些解決方案,減少內部生產和管理中可能存在的各種“跑、冒、滴、漏”。通常,在生產經營景氣很好的情況下,企業不太有心思考慮這些。而今,生死問題已經迫在眉睫了,企業都應該靜下心來做這樣的事情。一些企業已經開始采取緊縮政策,包括裁減崗位、降低薪水,管理層減薪或分批發薪等,這些方法快速有效,仿佛是西醫中的動手術。但長遠看,還是要通過提升企業自身能力這種強身健體的方式來渡過難關,這同時也是一家負責任的企業應有的作為。

       

      最后,企業在面對危難的時候,更多考驗的是領導力,而展現領導力的最重要方式,就是以身作則、身先士卒。這就需要企業的經營管理層,特別是主要領導人要展現自身的道德力量。比如,像日前波音公司、通用電氣公司等企業那樣,領導人自覺大幅削減甚至放棄今年4月份以后的薪酬。只有展現出必要的領導力,才能建立起在不確定環境中必需的信任基礎,才能吸引到共克時艱的追隨者,否則,共克時艱就會成為一句空話。不如此,一家企業不能獨善其身,一個企業家也不能獨善其身。

       

      企業之外的救助應該盡快到位

       

      在企業努力發揮自身能動性,設法從經營管理兩個方面努力采取相關應對措施的同時,政府以及相關機構應該盡快采取不同以往的果斷措施,幫助外貿制造企業解決正在面臨的困難和問題,特別是紡織品、服裝、鞋類、箱包、玩具、家具、塑料制品等七大類勞動密集型行業的企業。

       

      外貿企業作為中國經濟的主力軍,在實現今年的“六穩”目標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穩外貿本身就是“六穩”的重要內容之一。實際上,外貿企業除了通過出口對國民生產總值產生的直接貢獻,在穩就業、穩外資(相當部分的外商投資企業本身也是外貿類企業)也發揮著重要作用。為此,建議如下:

       

      一是絕對不能錯過救助時間窗口。

       

      建議各級政府以及相關機構,特別是金融機構,盡快對大量中小外貿企業實施切實有效的救助計劃。如果目前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從年后正式復工復產算起,僅靠企業自身力量,大多數企業平均只能支撐三個月。照此推算,6月份之后再實施救助的話,極有可能錯失窗口期。

       

      二是務必實施精準的靶向救助,把救命水直接澆到樹根上。

       

      對因外部重大沖擊帶來的企業生存問題,救助措施不能沿襲常規情況下的做法,比如,通過擴大投資、上新的項目等。外部危機情況下的救助應更加直接高效。行文中獲悉中央銀行已經出臺針對中小企業的降準方案,希望能夠盡快惠及各類中小企業。有效利用優惠信貸、貸款擔保和出口信用保險等政策手段,并適當降低門檻,保障企業正常經營活動需要;適當延長貸款時限,比如延長半年到一年,適當減免貸款利息,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除了金融支持政策之外,建議將一季度出臺的企業復工復產支持政策的實施期限由3~6個月延長至1年,并進一步擴大覆蓋范圍;同時提高稅負減免和費用減讓幅度。如有可能,建議參照國際上大多數國家的應對方案,對受到疫情影響嚴重的中小企業,特別是可能造成失業和隱性失業風險的企業(前述7個勞動密集型行業的企業就屬于此類),根據其近三年來員工雇傭規模和納稅情況,直接進行薪酬補貼;還可效仿新加坡的做法,對企業實施員工培訓援助計劃,防止企業因成本原因導致大規模裁員,也減輕員工失業壓力,穩定員工信心。多措并舉,盡快降低企業綜合成本,幫助外貿企業渡過難關。

       

      三是長遠看,政府在支持產業發展方面,要有產業生態集群意識,避免貪大求洋和一味追新求高,以增強企業韌性。

       

      從這次疫情對企業帶來的沖擊看,由于分工深化造成的危機傳導效應非常明顯,一個國家、一個地方,如果在產業布局上過度注重大企業、外資企業,過分追求高新企業,忽視了企業集群的生態效應,忽視了營商環境的營造,在突發大面積危機事件時,產業的脆弱性就會顯露出來,所遭受的打擊也會更大。對于這一點,相信這次疫情結束后,很多發達國家也會進行反思和調整。

       

      因此,建議各級政府部門未雨綢繆,根據因疫情沖擊所暴露出來的產業布局問題,從企業集群生態建設的角度,對相關產業政策進行必要的思考和調整,以增強企業韌性。

      下一篇:沒有了
    3. <tbody id="ymvrq"></tbody>
    4. <button id="ymvrq"></button>
    5. <th id="ymvrq"></th>

    6. <th id="ymvrq"><pre id="ymvrq"><sup id="ymvrq"></sup></pre></th>
        <tbody id="ymvrq"></tbody>
        <th id="ymvrq"></th>
        <rp id="ymvrq"><object id="ymvrq"><blockquote id="ymvrq"></blockquote></object></rp>
      1. <th id="ymvrq"></th>
        免费午夜福利不卡片在线播放_大陆国语对白国产av片_露脸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_激情五月婷婷